我的父親 ‧ 我的蔡家

父親走了,他退休的匾額一直在,思念父親的時候,就抬頭來看看。

最近常常想起父親,他已經離開人世15年了,我記得他剛離世後的一兩年之前,我常常在大街上尋找父親的背影,期待父親的突然出現,這是一個很微妙的心理狀態,明知不可能,但是還是會如此的期待。

對於父親,我有很深的愧疚感,愧疚的原因是我不夠了解我的父親,甚至有些誤解和不滿,我們父子從來沒有坐下來好好聊天,甚至沒有商量過甚麼事情,就這樣他就離世了,我很遺憾沒有盡到孝道,每年的清明節的時候,也是大姊及大姊夫先去整理墓園,我只要人有出現,祭拜祖先不要缺席即可。

台西老家窗外的牛車

我心裡再清楚不過,縱使有再多的話也無法跟他說,也沒有辦法為他做任何事情,缺憾一直在心裡擺盪。今年我特別跟三堂哥商量,一起提早回去整理家族墓園,雖然無法彌補些甚麼,至少可以為蔡家多盡點心力,畢竟這是我跟父親共同擁有的蔡家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